三七不是二十一

目前在剑三/魔道坑,坐标双梦。偏爱夜店三人组。唐毒/明毒

【唐毒】了无痕

配合基友的捏图临时起意码的一篇文,那啥了无痕你们懂得。双向暗恋,有独轮车。
微博链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94321207601227

【明毒】闻笛3

早就写好了orz结果忘记放lof了。
继续开车,有奇怪的♂play。【我也不知道那么做♂合理不合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吃肉吃肉】
微博链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71478310786880

【明毒】闻笛2

   有肉出没注意
  新手司机发车,毫无驾驶经验,晕车的可以跳车。似乎有2000+的肉,不喜勿看,请关爱新手司机。应该还有后续,但是po肾亏了得先缓缓。
走微博传送门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67358350835434

【明毒】闻笛 1

#明毒#r18  
    陆辰顶着黑眼圈回到家里的时候,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就知道坏事了。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陆辰因为要训练新入教的弟子,还有各种事务压身,让他着实有点力不从心,每天早出晚归,回家也是说几句倒头就睡,将曲风一个人晾在那里。其实当初陆辰去中原游历时,还真没想到会带回来这个小家伙,怕这人不适应在西域的生活,还特意将家安在了遥远绿洲,这儿环境比较好,每日也都有各国商队来往,热闹得很,希望能曲风在自己忙于教中事务的时候不至于那么闷。但没想到昨晚陆辰疲惫不堪地回到家里时,看到曲风冷着个脸坐在桌子旁死死地瞪着他,陆辰也知道曲风生气了,本想赶紧哄哄去睡觉,可谁知道曲风一直不依不饶地问东问西就是不睡。其实整天不见陆辰,曲风心里难免有些气,可陆辰也整日忙昏了头,当下又困得紧,听人啰嗦地一阵莫名的烦躁,猛地转身摔门而出,留曲风一个人愣愣地坐在那里,不自觉地湿了眼眶。
     陆辰出门之后随便寻了个房顶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就天光大亮,仔细想了一下才知道自己昨晚做了什么混账事,赶忙回教中请了假,火急火燎地赶回了家中。却发现曲风已经不在,心中顿觉不妙,便在周围四处询问,而没有一个人见到曲风。大半天地寻找无果,陆辰烦躁地来到圣墓山下,想找消息灵通的同门帮忙找一下曲风。刚到山上就被人叫住:“哎,陆辰呀,刚刚有个人来问过你。”一个陆辰的同门师姐突然冒出来笑眯眯地搭上他的肩膀:“那小子好像不是我们这儿的人吧,挺嫩的,怎么你还要吃嫩草啊。”
“他都问什么了?”陆辰没心思回应师姐的调笑,只想尽快找到曲风。
   “他啊,就是问了问你在这儿的情况,然后问了哪儿比较清净,我看他有你给的通行腰牌,就给他说了往生涧……啧啧,多好看的眼睛啊,就是怎么红了,我说陆辰你不会欺负他了吧……哎你去哪啊,你给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啊!”
     陆辰没有在意师姐的呼喊,甩开大轻功就向往生涧赶去。待他到达往生涧时已是夜色初起,仍有一些明教弟子在此处习武玩耍。
      “哎,那个穿紫色衣服的大哥哥吗?他给我们吹了个曲子,可好听了!他啊……往那边去了!”一个小姑娘在听了陆辰的描述后,伸手朝后山指了指。陆辰揉了揉她的脑袋,又火速赶往后山。刚刚踏入僻静出,陆辰就依稀听到有笛声传来。不似大漠羌笛的浑厚,笛声很是清幽,像是在密林中翩跹飞舞的彩蝶。陆辰隐去了身形,循着笛声前行,远远地看到了坐在树丛后专心吹奏的曲风,不由的屏住了呼吸。
     曲风投入的吹完一曲,周围又归于沉寂,看着手中在月光下泛着冷光的虫笛,觉得眼睛有些酸。被陆辰带到明教半月有余,本以为可以好好待在一起,没想到陆辰回来反而更忙了,有时一天都说不上三句话。昨儿没忍住发了一通脾气,想人哄哄自己,没想到陆辰却摔门而出,心里的委屈无处发泄却将眼泪从眼眶里不断挤出。今儿赌气从家里出来躲在这儿,不想让陆辰找来,却又有些想见……曲风烦躁地甩了甩头,起身想倚上树木小憩,却撞到了一个温热,腰也被人突然环住。陆辰悄无声息地显形,从身后把曲风轻轻抱在怀里,一时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突然陆辰的手上落了几滴水珠,陆辰绕到前面,就看到曲风低头咬着下唇一声不吭,只有眼泪不停地往下掉。陆辰慌了神,把人搂在怀里,一下下地笨拙的拍打着人后背:“对不起,是我错了……别哭,我错了……”陆辰急得很,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曲风趴在他怀里也不动,只是啜泣了好一会,才哽咽着说:“呜你,你把我带过来,还…还这么久不理我。咳…咳,昨天还冲我,发脾气呜……”陆辰有些手足无措,曲风刚刚成年,虽然毒经修得极好,但还是有些小孩子心性。当初带他回明教时就对人许诺说不会让他受委屈,结果反而是自己委屈了他。陆辰只能干巴巴的重复说着道歉的话,低头看了看曲风快要哭花的脸,突然凑上去在曲风脸上一点点亲吻,用嘴唇拭去了他脸上的眼泪。曲风被他这个举动吓到了,止住了哭声任由陆辰亲吻。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的嘴唇贴在了一起,陆辰不老实地伸舌探入曲风口中舔舐着各处,曲风伸手拍了拍他的胸膛,但是多日不亲热身体中泛出的渴望还是淹没了心里的别扭,闷哼了一声也动了动舌头尝试着配合陆辰。得到了回应的陆辰没了顾虑,双手不老实地扯掉曲风身上的银饰,开始褪去他的衣服。曲风被微凉的夜风吹得猛然一抖,往陆辰怀里缩了缩,才发觉自己已经被扒了个干净。陆辰这才放开曲风的嘴唇,伸舌舔去他唇边的水渍,两三下脱掉了衣袍扔到地上,几乎是将曲风扑倒。
       “曲风……我想你了”陆辰撑在曲风身上,在他胸前不断亲吻,嘴中呢喃道“我想要你。”
       “你,你想要了才知道来找我啊!”曲风还是有些气,尽管被陆辰调起了情欲,听了这话依旧用力推搡着陆辰想要起来。
      

全职双花同人曲·运气

原曲:《突然好想你》

填词:叁柒

文案:有人说,夺冠需要99%的天赋加努力,和1%的运气。

而张佳乐或许没想到,遇到孙哲平,竟花光了他所有的运气。

———————————

此生难复繁花血景

背负孤注一掷的决定

孑然对敌孤枪空响

不再有血刃起

回忆怎么如此难以舍弃

固执换上黑色外衣

假装隔绝满城的风雨

不惜一切   这一次疯狂不只为自己

见到你才彻底挥别过去


落花再狼藉   来年又一季

何必为落红怜惜

如今才想起  或许那年的相遇

耗尽一生的运气


我们也曾并肩绝顶上睥睨

变成再见咫尺不可及

战场对立  相向成敌从不妨在心底

收藏百花酝酿成的回忆

终于当欢呼和掌声渐渐隐去

落幕后  泪水放肆地决堤

颓然转身  还有一个怀抱去哭泣 我们从不曾为敌


落花再狼藉   来年又一季

何必为落红怜惜

如今才想起  或许那年的相遇

耗尽一生的运气


以为难复繁花血景

背负孤注一掷的决定

孑然对敌雷鸣乍惊

熟悉的血刃起

别后相遇有你前行何惧

夺冠只是少了那百分之一的运气

从不后悔用它遇到了你


——————————————————————————————

在社团发布成品之前冒死先把词放出来……其实是想高考前发点甜的,求人品啊啊啊啊啊!!


哑舍同人曲·长情

长情

原曲:花满楼(李玉刚)

填词:叁柒


帛书皱 古镜透

人鱼香烛泪为谁流

蛊人为情愁

越王剑锋冷如旧

美人花开只叹水空流

四季走 再回首

美玉上娇艳为谁勾

几番轮回后

玉锁抵不过命咒

桥上留谁持伞雨中候

金面垢 隔世问答经谁口

墨化金陵梦

留青木却梳尽了温柔

玉带钩 纷乱天下落谁手

钺斧断情仇

仰盂水竭独坐饮苦酒


念白:哑舍里的古物,每一件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承载了许多年,无人倾听。但是,他们都在等待……


帛书皱 古镜透

人鱼香烛泪为谁流

蛊人为情愁

越王剑锋冷如旧

美人花开只叹水空流

四季走 再回首

美玉上娇艳为谁勾

几番轮回后

玉锁抵不过命咒

桥上留谁持伞雨中候

抛数骰 孤注一掷定王侯

盘珠算不尽

铜铎惑心轻摇声幽幽

念长久 权衡难度千年愁

五明不解心

执白泽挥毫撰写春秋

千年后 春风再拂西湖柳

无声伴左右

犹问前生誓言君记否

古物休 无奈情深人不寿

来世物依旧

只恐故人已去空难求

来世物依旧

只恐故人已去空难求


哑舍胡亥角色歌·君妄

君妄

原曲:樱花樱花

演唱:菜菜君

扶苏:莲泽

胡亥:菜菜君

旁白/陆子冈:谢桥(余音未止)

赵高:观虫(余音未止)

策划:低音

后期:暮色

海报:暮色

填词:叁柒

宣传:宣传组人员

——————————————————————————————

旁白:恐怕这个世间,能和老板称得上同病相怜的,也只有胡亥这个人了。两人均是在两千多年的岁月中,起起伏伏,看尽人事变迁……


鸣鸿啼 展翼出云天

再入世已千年 物是人非罢无言

任青丝化银发三千 任血色染眸眼

回忆而铭记,流连


扶苏:刀剑虽利,但并非凶器。端看握在谁人手里,你可以用其杀人,也可以用其保护所爱之人。

胡亥:我愿意用一切来换。皇兄……等我。


星斗移 人世迁 光阴逝 何不变

宫灯烛火映 仍是旧容颜

九龙萦 绕指间 血痕散 未如愿

只身陷迷局 执着了夙愿


胡亥:棋局已经开始了,无人可以终止。来都来了,有何不看场好戏?

陆子冈:你…满意…了吧?你……到底想要确认什么?


深林涧 秦时院 枭棋斩 余子散

六博棋一盘 胜负犹难断

盼重逢 至何年 莫笑我 痴人愿

白泽落 看血墨交融故人重见

鸣鸿啼 展翼出云天

再入世已千年 物是人非罢无言

任青丝化银发三千 任血色染眸眼

回忆而铭记,流连


胡亥:夫子……汝做了何事?

赵高:臣做了何事?呵,吾来并非征求汝之意愿,而是告知矣。

胡亥:呼,呼,呼…怎么会想起此事,看来不能再用月麒香了。

赵高:哟,找到你了。


幽香引旧梦 摆不脱梦魇

秦后史书中 抹不去的污点

玉玺缺 司南道天子劫

曾不说再见 誓永远

怎知长生无解

犹记咸阳笼硝烟

宫闱烬余残垣

倾覆天下转瞬间

再回首沧海已桑田

云缠绵 水缱绻

惯看生死冷眼忤苍天


胡亥: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获取珍宝虽然容易,但永久拥有,却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