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不是二十一

目前在剑三/魔道坑,坐标双梦。偏爱夜店三人组。唐毒/明毒

【明毒】闻笛 1

#明毒#r18  
    陆辰顶着黑眼圈回到家里的时候,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就知道坏事了。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陆辰因为要训练新入教的弟子,还有各种事务压身,让他着实有点力不从心,每天早出晚归,回家也是说几句倒头就睡,将曲风一个人晾在那里。其实当初陆辰去中原游历时,还真没想到会带回来这个小家伙,怕这人不适应在西域的生活,还特意将家安在了遥远绿洲,这儿环境比较好,每日也都有各国商队来往,热闹得很,希望能曲风在自己忙于教中事务的时候不至于那么闷。但没想到昨晚陆辰疲惫不堪地回到家里时,看到曲风冷着个脸坐在桌子旁死死地瞪着他,陆辰也知道曲风生气了,本想赶紧哄哄去睡觉,可谁知道曲风一直不依不饶地问东问西就是不睡。其实整天不见陆辰,曲风心里难免有些气,可陆辰也整日忙昏了头,当下又困得紧,听人啰嗦地一阵莫名的烦躁,猛地转身摔门而出,留曲风一个人愣愣地坐在那里,不自觉地湿了眼眶。
     陆辰出门之后随便寻了个房顶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就天光大亮,仔细想了一下才知道自己昨晚做了什么混账事,赶忙回教中请了假,火急火燎地赶回了家中。却发现曲风已经不在,心中顿觉不妙,便在周围四处询问,而没有一个人见到曲风。大半天地寻找无果,陆辰烦躁地来到圣墓山下,想找消息灵通的同门帮忙找一下曲风。刚到山上就被人叫住:“哎,陆辰呀,刚刚有个人来问过你。”一个陆辰的同门师姐突然冒出来笑眯眯地搭上他的肩膀:“那小子好像不是我们这儿的人吧,挺嫩的,怎么你还要吃嫩草啊。”
“他都问什么了?”陆辰没心思回应师姐的调笑,只想尽快找到曲风。
   “他啊,就是问了问你在这儿的情况,然后问了哪儿比较清净,我看他有你给的通行腰牌,就给他说了往生涧……啧啧,多好看的眼睛啊,就是怎么红了,我说陆辰你不会欺负他了吧……哎你去哪啊,你给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啊!”
     陆辰没有在意师姐的呼喊,甩开大轻功就向往生涧赶去。待他到达往生涧时已是夜色初起,仍有一些明教弟子在此处习武玩耍。
      “哎,那个穿紫色衣服的大哥哥吗?他给我们吹了个曲子,可好听了!他啊……往那边去了!”一个小姑娘在听了陆辰的描述后,伸手朝后山指了指。陆辰揉了揉她的脑袋,又火速赶往后山。刚刚踏入僻静出,陆辰就依稀听到有笛声传来。不似大漠羌笛的浑厚,笛声很是清幽,像是在密林中翩跹飞舞的彩蝶。陆辰隐去了身形,循着笛声前行,远远地看到了坐在树丛后专心吹奏的曲风,不由的屏住了呼吸。
     曲风投入的吹完一曲,周围又归于沉寂,看着手中在月光下泛着冷光的虫笛,觉得眼睛有些酸。被陆辰带到明教半月有余,本以为可以好好待在一起,没想到陆辰回来反而更忙了,有时一天都说不上三句话。昨儿没忍住发了一通脾气,想人哄哄自己,没想到陆辰却摔门而出,心里的委屈无处发泄却将眼泪从眼眶里不断挤出。今儿赌气从家里出来躲在这儿,不想让陆辰找来,却又有些想见……曲风烦躁地甩了甩头,起身想倚上树木小憩,却撞到了一个温热,腰也被人突然环住。陆辰悄无声息地显形,从身后把曲风轻轻抱在怀里,一时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突然陆辰的手上落了几滴水珠,陆辰绕到前面,就看到曲风低头咬着下唇一声不吭,只有眼泪不停地往下掉。陆辰慌了神,把人搂在怀里,一下下地笨拙的拍打着人后背:“对不起,是我错了……别哭,我错了……”陆辰急得很,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曲风趴在他怀里也不动,只是啜泣了好一会,才哽咽着说:“呜你,你把我带过来,还…还这么久不理我。咳…咳,昨天还冲我,发脾气呜……”陆辰有些手足无措,曲风刚刚成年,虽然毒经修得极好,但还是有些小孩子心性。当初带他回明教时就对人许诺说不会让他受委屈,结果反而是自己委屈了他。陆辰只能干巴巴的重复说着道歉的话,低头看了看曲风快要哭花的脸,突然凑上去在曲风脸上一点点亲吻,用嘴唇拭去了他脸上的眼泪。曲风被他这个举动吓到了,止住了哭声任由陆辰亲吻。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的嘴唇贴在了一起,陆辰不老实地伸舌探入曲风口中舔舐着各处,曲风伸手拍了拍他的胸膛,但是多日不亲热身体中泛出的渴望还是淹没了心里的别扭,闷哼了一声也动了动舌头尝试着配合陆辰。得到了回应的陆辰没了顾虑,双手不老实地扯掉曲风身上的银饰,开始褪去他的衣服。曲风被微凉的夜风吹得猛然一抖,往陆辰怀里缩了缩,才发觉自己已经被扒了个干净。陆辰这才放开曲风的嘴唇,伸舌舔去他唇边的水渍,两三下脱掉了衣袍扔到地上,几乎是将曲风扑倒。
       “曲风……我想你了”陆辰撑在曲风身上,在他胸前不断亲吻,嘴中呢喃道“我想要你。”
       “你,你想要了才知道来找我啊!”曲风还是有些气,尽管被陆辰调起了情欲,听了这话依旧用力推搡着陆辰想要起来。
      

评论(2)

热度(21)